best365官网登录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小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儿

时间:2019-11-19 18:56

原标题:小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儿

我出生于1970年,小时候住红桥。小时候没有什么文娱活动,看电影就算是娱乐。

先说说小时候我家附近的电影院:花市电影院、崇文区文化馆剧场(水道子)、崇文区工人俱乐部剧场(幸福大街,现在叫崇文文化宫)、天坛南里电影院和崇文影剧院(天坛东路,地下)。

小时候看电影的人很多,在电影散场或要开始之前,电影院周围都会车水马龙。电影还没到点儿,大家都会到电影院门口等着,因为那会儿看电影是件大事儿,谁都怕耽误了。看完电影走出电影院的时候,电影院外面挤满了看下一场电影的人,只留出一条窄窄的小道儿,看完电影的人仿佛受到夹道欢送。

有时还能看见送电影片子的人,送片人开着摩托车,相当神气。摩托车的后架上担着两个大布兜子,里面放的是装有电影胶片的金属盒子。

图片 1

小时候看电影都有加片儿,加片儿一般都是纪录片,纪录片里我最爱看《祖国新貌》。这片子主要反映全国的时事新闻、军事及社会生活,以及工业、农业、军事取得的成就。有时内容也会涉及英雄人物、各地风光、文体表演和民间手工艺等。

我还能恍惚的记得有一时期《祖国新貌》的开头是这样的:空中飞来一架客机,从客机的舷窗中飘下了四个字——祖国新貌。还记得片子里解说员的声音特别好听。

加片儿过后电影正式开始,每个电影制片厂的厂标(现在叫LOGO)也是一个看点。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标最初是工农兵雕像,到我那时候就改成天安门城楼了。

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厂标最洋气——底色是蔚蓝星空,星星还会不时眨着眼睛,中间是一个宛如盘枝莲花纹的菱形图案,图案中是篆书的“上影”两个字。小孩儿最爱看打仗的电影,那肯定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拍的,八一厂的厂标是一枚放射光芒的军徽,再配上嘹亮的解放军军歌,让每个观众都热血沸腾。

小时候看电影还会遇上“断片儿”的事儿,可能是那会儿用胶片的缘故吧。“断片儿”发生时观众首先会鼓掌,然后就是起哄,如果半天还弄不好,就会听到骂声。

还有一种情况观众也会鼓掌,那就是电影中出现一些那样儿的镜头,那样是哪样呢?那就是接吻的镜头。那会改革开放没几年,电影上已有一些亲吻的镜头,但那时观众还不能坦然接受,每每看到这种镜头观众就会莫名其妙的鼓掌。

天坛东门南边儿的地下电影院建成后,在这儿看电影就多了。这个电影院在前边例举过的电影院中建成较晚,据说这里以前是人防工事,电影院能容纳一千多人,地下电影院最大的特点就是冬暖夏凉。

图片 2

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在这里看过电影《少林寺》。到现在为止没有哪部片子能像当初《少林寺》一样轰动全国,那时大家的眼界还很窄,武打片对于大陆的观众那简直就是饕餮大餐。再搭上被我小学美术老师大彭忽悠的,我们同学都疯了似的想看。

这位大彭老师我以前文章里写过,上课就爱扯闲篇儿,那会儿他也就三十多岁,个头不矮,戴眼镜,冬天爱穿中式的蓝棉袄。

上课时大彭老师竟绘声绘色地讲起了电影《少林寺》。他首先充当了一回地理老师,给我们讲了少林寺的地理位置和寺内源远流长的中华武术。然后就讲了拍摄的花絮,我清楚的记得他说有一场河边的打斗戏是地下先埋上泡沫,然后再撒上黄土,这样以免演员受伤。我当时听着就有点儿将信将疑,不过经大彭老师这么一白活儿,我们的心都飞了。

那天看电影是我们学校包场,全校师生都聚精会神的观看电影,个别的桥段同学们也会跟着“哈!哈!”地给演员配音,看到大快人心的时候,大家都会拍手称快。看完电影后,全班……全校……乃至全社会都掀起了武术热。据说当年《少林寺》的票房超过了一个亿,那会儿一张电影票可就几毛钱啊,仅国内观影人数达到五亿人次。

那会儿寒暑假的电影我几乎场场不落,因为假期学生票只卖五分钱。有一次我特别想买橡皮泥,管大人要钱根本没戏,我就一直偷偷的攒钱,小时候零花钱很少,攒钱很不容易。有一次我在看电影退场时发现座位下面有一个空的北冰洋汽水瓶,这肯定是别人喝完忘拿了,我连忙过去捡了起来,到小卖部退瓶儿去了。退了多少钱我忘了,当时觉得是一笔“巨款”。

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时地下电影院有个饮水处,饮用水好像就是自来水,杯子是共用的,都泡在高锰酸钾水里面。

因为夏天在地下电影院看电影特别凉快,看完电影出来很难受,尤其是夏天出来时感觉热浪扑面,还有就是阳光刺眼,再有出到地面后会感觉空气中有种刺鼻的味道。

初三的期中考试以后,初三的紧张气氛和考试的压力在这一刻释放。从十一中出来,我和吴同学骑车就直奔地下电影院,当时放映的是一部外国电影,票价六毛,这票价在当时很贵了,考试后的兴奋让我们下了一下儿狠心。电影叫什么名字忘了,好像是几个外国小孩骑车抓坏蛋的故事。

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,地下电影院由单一的影剧院经营改为多功能综合娱乐,陆续开设了录像厅、游戏机室、小卖部、旅馆部,后来去地下电影院就少了,也不知道是哪年歇业的。

在电影院看电影是司空见惯的事,我还在公园里看过电影。一次是在天坛公园里看露天电影晚会。那时每周只休息一天,电影晚会则在周六晚上举行。每当有电影晚会的时候,公园就会在下午静园,晚上凭电影晚会的门票入场。

图片 3

电影晚会园内会设置多个放映点,每个放映点的电影都不一样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看过一部喜剧电影,叫《小小得月楼》。这部电影讲的是苏州为解决游客吃饭难发生的故事。

说到露天电影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朋友比我大几岁,她家姐仨。小时候他们家住垂杨柳的北内宿舍楼,楼下空场儿有时候就放露天电影。朋友的爸爸对她们姐仨看管的很严,就是不让她们去看,说是怕招事儿。姐仨也很无奈,家里窗户还不对着空场儿,只能在家听电影了。其实朋友的爸爸多虑了,就她们姐仨现在的长相推断,当时她们也很安全。

还有一次是在陶然亭公园电影院看过电影。电影院在公园湖面的西岸,后来改为了儿童乐园,最近歇业闲置了。那会儿看电影也是在公园售票处买票,凭电影票就能进入公园,这真是看电影逛公园两不误。

图片 4

我和初中郑同学在这儿看过喜剧片《父与子》,这部电影由陈强、陈佩斯父子主演,在电影里父子俩老奎和二子儿闹出了很多笑话,看完电影笑得肚子都疼。

除了在公园里看过电影,我还在中南海里看过。小学五年级或六年级过“六一”,老师把同学分成了两组。平时表现好的同学和教算术的郑老师去中南海里的小剧场看《泉水叮咚》,平时表现一般的同学由班主任蔡老师带着去地下电影院看的电影。

《泉水叮咚》这部电影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,该片讲的是退休教师陶奶奶发挥余热,开办幼儿园,为双职工排忧解难的故事,剧中陶奶奶由张瑞芳扮演。

以上所说的电影都是买票就能看,当然除了那次中南海看电影的经历。那会儿最牛的是找不要钱的内部电影票。

当年谁要能弄来内部电影票那简直是神通广大。我只在两个地方看过内部电影,一个是红塔礼堂(也叫纪委礼堂),这是初中宋同学搞来的票,他爸爸是纪委的。

红塔礼堂在月坛北街,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红塔礼堂曾经位于北京四大礼堂之首(其他三个是地质、物资、政协)。红塔礼堂的得名是因为月坛公园里有一座信号发射塔,附近的老百姓都叫它红塔。中美建交之前,邓小平邀请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,小泽征尔最终选定的演出地点就是红塔礼堂。

另一个地方好像是台基厂三条里,也是一个大部委的礼堂。邻居的亲戚在这个部委,有时能给我找来票,我记得在这看过香港电影《八百罗汉》,这也是上初中时看的。

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段描写外国电影的顺口溜,觉得挺好玩的:

越南电影飞机大炮,朝鲜电影哭哭笑笑。罗马尼亚电影搂搂抱抱 ,阿尔巴尼亚电影莫名其妙。

最后说说电影中的经典台词吧,因为在那个年代看电影是娱乐的主流,一部电影夸张点儿说一代人都看过,那会的经典电影台词有的在今天还在用。

“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列宁同志已经不咳嗽了!”,这是前苏联电影《列宁在一九一八》中的经典台词。这段话来自电影情节中列宁被特务枪击受伤后,克里姆林宫每一小时都用广播向等候在外面的群众报告病情。在这部电影中“面包会有的,牛奶也会有的”也相当普遍流传。

图片 5

“阿米尔,冲!”,这是电影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杨排长鼓励阿米尔追求阿依古丽的一段话。在后来成了鼓励别人的经典语言。

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”——《闪闪的红星》。

“看在党国的份上,拉兄弟一把吧”——《南征北战》。

“甭说吃你几个烂西瓜,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花钱”——《小兵张嘎》。

好像从电影《大腕》里李成儒那段“不求最好,但求最贵”之后,好像已无电影经典台词了。

说实话,在我的记忆里,有一段电影台词让我难忘。喜欢这一段的重要原因是配音相当精彩。这就是墨西哥电影《叶塞尼亚》中,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一段对白。叶塞尼亚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李梓老师配音,乔榛老师为奥斯瓦尔多配音。电影《叶塞尼亚》讲的是吉普赛女郎叶塞尼亚和白人军官奥斯瓦尔多的爱情故事。其中李梓老师的配音把叶塞尼亚野性、泼辣、调皮的性格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图片 6

这样吧,就让这段经典的台词来结束这篇文章吧,看看有谁的耳边响起李梓和乔榛老师的声音。

叶塞尼亚:当兵的!你不等我了,你不守信用。

奥斯瓦尔多:我已经等了三天了。

叶塞尼亚:呵呵呵,我没跟你说我要来,那现在你去哪?

奥斯瓦尔多:我想到你们那去,去找你,非要让你……

叶塞尼亚:怎么?哦,瞧你呀,你要是这么板着脸去,连怀抱的孩子也要吓跑了,哈哈哈。

奥斯瓦尔多:你就是捉弄人对不对,我可是不喜欢人家取笑我,现在我要教训教训你。

叶塞尼亚:不,不,放开我,放开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